Crackling Fiberglass

/ 1评 / 0

It's okay. Take your time.

最近的生活其实不甚太平,工作上的事务让我感到十分乏力,以至于那种严重的不想上班的心情又在早上降临。上一次出现这个情况还是我在桂林某港网络实习的时候。

为什么感觉这么疲惫呢?想做点什么,但是什么都做不下去,真的什么都做不下去。有些时候觉得根本睡不醒,醒来之后还是困,困了还是躺在床上,然后刷手机到再次失去意识。过年的时候也根本没有调整过来,真的是如果第二天没有任何事情要做,那么就算天塌了也是下午再醒——哪怕并没有熬夜。

我觉得我的一部分已经死了;至少,病危。

每天的交付都是今天

我是一名嵌入式程序员。我的工作是给单片机开发软件。

开发软件分为两种工作:实现新的需求,和修复旧的缺陷。由于团队人手不足,我负责全部内容。哈哈,没关系,全栈工程师,我已经习惯了。

开发软件的话,自然会出现 bug. 有 bug 就需要去修。当然,做过开发的人都会知道,bug 是修不完的;而且很多时候修一个 bug 会再冒出来两个 bug. 所以我们就需要一直和这些缺陷斗智斗勇。这很正常,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所在。

但,每天的工作邮件里,每一个缺陷、每一个需求的交付时间都是今天。

这就……不太正常了。

这套代码自然在我进来之前就诞生了。我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真的弄清楚里面的每一个部件。如果你有幸(或不幸)了解过《沙耶之歌》的话——对,就是那种感觉。用「屎山」去形容这套代码已经不够了,这套代码库里欠下了太多技术债,以至于它把屎山当不动产抵押给了银行。

其实当初我有一个机会去从头开始,但我没有珍惜。那个时候我还需要做毕设,所以我把做了一半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然后回学校去处理毕设的事情了。结果由于各种问题,我没能按原定计划回公司。等我再回到公司的时候,这个事情已经由其他人接替,他们把旧代码一股脑地拽进了这个新项目。

于是,我在那天意识到自己不仅收获了一个学士学位,还收获了一个「荣誉博士学位」——我成为了弗兰肯斯坦博士。(按:《科学怪人》里,人造人始终是没有被命名的,而制造了人造人的疯狂科学家的名字是弗兰肯斯坦。)

所以,每天,我都在和历史做斗争。没关系,烂代码我也习惯的,我自己的过去并不比现在更光彩。

每个今天都不必交付

但并不是每个今天都要交付。我们的代码最终是跑在单片机上的,所以并没有持续交付这种玩法可以用。

然后,当我终于实现了需求或者修好了缺陷,我还需要测试。测试视情况又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从「哈哈,根本没有板子可以用」到「哈哈,根本没有外设可以用」真的让人感觉很无力。终于拿到板子,然后再烧录新代码,自己本地测试,再修修补补,再……

等我终于完成之后,抬头就是 21 点。我把新的固件提交给测试,测试又需要测很长时间。然后,视情况有两种:客户其实不在乎,日期栏自动生成的日期就是今天;项目那边被客户催急了,遂直接把刚刚发给测试的固件发给了客户。

但你并不知道是哪种情况,直到项目又联系你又新的问题或者原来的问题没修复,你看了一圈发现这个背景不是公司,你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神奇的事情。但这个时候你会意识到地铁的末班车就要开走了,所以现在需要立刻下班。

所以,今天没有发生有效交付。客户每天都在封版本,但是每天都封不上。

我究竟在做什么

由于团队人手的极度缺乏,每个人都在做不同的项目。而且每个人都在做不止一个项目。

这就导致了很严重的问题:分工是一团浆糊。换句话说,没有分工,一切随缘。如果你运气足够好,那么所有的任务都会丢给你来做。啊对了,今天交付。

有些时候你会和其他人同时在一个项目上解决问题。然后这个时候就到了愉快的「代码合并冲突」时间。运气好的话,两个人的更改是正交的;运气不好的话,对方的更改会炸掉你刚刚修好的问题或者你的更改会炸掉对方修好的问题。啊哈哈哈,还记得我说这份代码很烂么?

在面试的时候,对方问我:「当项目卡住的时候你会怎么做?」我回答:「我会并行多个项目,避免出现项目卡住的情况」。我当时的意思其实是:我这人注意力很涣散,所以会经常在项目之间跳来跳去;以及一个人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遇到「卡住」基本上就属于一时半会解决不了的状态,所以必须及时脱离去干其他工作。我并没有设想到现在这种非常奇妙的情况。

而且,有些时候,我不得不去接手之前完全不由我负责的工作,因为原来负责这个工作的人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做。啊哈哈哈,没错,项目管理用「混乱」二字已经不足以描述了,我觉得更好的描述方法是「随机」。

我究竟在等什么

如果有事可做,也只是忙碌而已。但有些时候我只能坐在那里。我感觉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但是我不知道那些事情具体是什么。这就直接导致了我的工作状态从「碌碌无为」变换到了「无头苍蝇」。我感觉总是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去做,但我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因为好像下一秒就会有各种奇怪的问题蹦出来打断我当前的工作。

所以,有很多时候,尽管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尽管已经解决了许多缺陷,我还是需要坐在那里。因为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出现新的,需要你「立刻解决」的问题。换句话说,我的下班时间需要比测试和项目的下班时间晚,至少齐平。

这样的工作环境,只能说,非常不利于任何人。

你可听过玻纤瓦破裂的声音?

玻纤瓦强度很好,而且比较有韧性,所以一般不会那么容易破裂。不过如果它有那么一天真的破裂了,那基本上离发生严重问题不远了。

玻纤瓦受到应力破裂的时候,先是细碎的咔咔声,裂纹逐渐蔓延到边界,然后,清脆地破裂。

逃跑计划

我不打算再耗下去了。下班就是下班。22 点是最后的界限。如果你不爽,可以降薪,可以开除,我可以卷铺盖走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公司,不待也罢。

我想能够再做点什么,我想再好好活着。我想去追求自己的生活,我想,我最终会逃离深圳。

  1. 小生化说道:

    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